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樟之細路】百里徒步四日:南坑油點草→三灣銅鏡村


徒步日期:2018-02-08
移動距離:32公里
路線規劃:油點草自然農坊→石硬子古道→獅頭山古道→三灣銅鏡村



【南坑:油點草】


前一晚看氣象預報說會開始放晴,但是從寄宿的油點草自然農場醒來,外頭的天空仍是迷濛一片,濕冷難耐。農場主人飛鼠哥笑著佩服我們的意志力,用客家話說了句諺語「打狗毋出門」。意思就是:這麼差的天氣,即使賴家裡的狗兒被打也不願意離開家門。



等雨停的時候,拿出泡麵進行第二頓早餐的動作。後面的呆呆正接受飛鼠大嫂的精油按摩,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飛鼠哥拿出珍藏的日治時代老地圖,整個新竹廳的老地名大多沿用至今。認路徑、認山頭,霞喀羅古道沿途的駐在所都一清二楚。


雨一直下,所以拖延到接近中午才出發。

往石硬子古道路上巧遇一隻漂亮的美短,但是眼神非常兇惡,直覺並不好惹!!應該是村子裡的流氓!!

結果這位大哥自己靠過來撒嬌啊!!!!(面惡心善)只好抱緊處理。

經過一片農地。老農夫的文才不錯 :P


【石硬子古道】

飛鼠哥領著我們走ㄧ條「石硬子古道」從南坑接到獅頭山,距離約兩公里。說它是「古道」,其實也不過是幾十年前當地人常走的山徑。運油、茶、煤,或是看病、採買、做媒,是通往北埔必經之路。

伯公廟就是客家人的土地公廟,飛鼠哥指著伯公廟後面那條幾乎要湮滅的小徑說:「以前原住民就是從我身後這條小徑過來村子裡出草,所以蓋一間廟守在這邊,希望過路人走得平安。」

這話聽得我毛骨悚然,畢竟南坑在當時可說是原客衝突的第一道防線。但同時,飛鼠哥也說起了另一個故事,古道那原始的生活樣貌才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腦海。

飛鼠哥說他母親的媒人叫尿桶伯,時常扛著自己手工打造的尿桶四處兜售。從前交通不便,村民家裡有適婚子女總愁找不到對象,所以尿桶伯藉生意之餘,向各戶人家蒐集年輕人的照片並到處配對,經營起婚姻介紹所的副業,順利湊對不少佳偶。

而同一條路在幾十年前,當時飛鼠哥父親的同學,每天得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從村外翻到南坑才能上學。他形容:天未亮時打著油燈出門,經過農家後,在小徑出口把燈藏好,等放學回家時再點燈回家。

那個時代沒有柏油路,整座山都是這樣蜿蜒細長的路徑,彼此交錯、溝通,構成一個綿密的路網。想像古早時期各個村落透過山中小徑彼此交通,村人扛著扁擔來回穿梭,山上點滿點油燈的光火。這些美好畫面不過幾十年前的光景而已。

「以前從你家看出去的風景這麼漂亮,為什麼不拍照記錄下來呢?」我向飛鼠哥表示疑惑,因為油點草農場位在南坑的半山腰,視野極佳。但在問句丟出來的同時,突然就得到答案了:很多人事物在當下並不覺得美,通常是失去了才感到惋惜。我臉上露出苦笑。

聽完故事繼續上路,趁雨勢稍緩繼續趕路。

在這麼狹窄偏僻的山路上,其實路邊就有耕作的水稻田,也有緊鄰路徑的農家。飛鼠哥手上拿的瓶子是數十年前的味全玻璃瓶,年代不可考。

這邊的農地有很多山豬出沒,極度不受農家歡迎。

古道會經過石子溪,舊的橋已經崩了,目前只能攀繩通過。

出走石硬子古道,看見樹上的橙帶藍尺蛾。


【獅頭山古道】


望月亭旁的新竹縣界,呆呆正在進行一個跨越新竹和苗栗的動作。


獅頭山,小百岳,從望月亭過去不到十分鐘。




《獅頭山古道》會經過的大山壁。有多大?看看呆呆和我在照片正下方的比例。




百年石板路超級滑,上面都是青苔,下過雨後根本是一塊大肥皂,不管穿什麼鞋子都很難應付,走得大家心驚膽跳。想不到會在這種地方卡關,一直走到這塊牌樓才算解脫。




牌樓旁有廢棄的老屋,這些植物佔據了原本的平房,奪回它們的領地。再過幾十年,這些遺跡都將消失,被大自然吸收消化。


天色一暗溫度就驟降,隨時都能吐出長長的白煙。這天依然是摸黑。


商量過後,在天黑後走柏油路實在太危險,決定攔車找救援。當天就讓銅鏡村的社區發展理事長帶到村子裡過夜。十分感激!





第四日結束!

_

撰文:楊世泰
攝影:高偉翔(Dennis Kao Photography)、楊世泰、戴翊庭




系列文章

【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台灣長程步道的想望
【樟之細路】百里徒步初日:關西老街→燒炭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