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1日 星期日

行進間的保暖層該怎麼穿?解析 Mammut Rime Light IN Flex 化纖保暖外套


保暖層/中層(Insulation Layer)可概分為兩種,「靜態保暖」在靜止狀態穿著,例如休息、用餐、營宿點過夜時,因身體沒有運動不會產生熱能,所以需要保暖度較高的外套,一般來說羽絨外套是最佳選擇,只要你覺得夠冷就穿,不分四季。

另一種是「動態保暖」,意即行進間的保暖層,要應付高活動量輸出、要抗低溫,因此要透氣又要能抗風寒。這件中層的選項很多,化纖、刷毛、軟殼,甚至風衣,只要你穿得住,沒把自己熱死冷死,每一種款式都成立,沒有正確答案。

但也有幾種例外,像是:「很薄的羽絨外套可以動態保暖嗎?」或是:「很厚的化纖外套可以靜態保暖嗎?」⋯⋯答案是都可以,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冷熱不需要別人告訴你。但偏偏一定要自己穿上山才有機會抱怨太冷或太熱,每一個人都怕買錯。因此這篇文章我就用自己的經驗來分享,行進間的保暖層究竟該怎麼穿

2021年11月17日 星期三

Odlo 智能穿著科技專家:買一件穿十年的底層衣


十多年前剛開始接觸登山的時候,什麼都不懂,有夠菜,簡單來說只是一個想要跟著爸爸爬百岳的小伙子。當時不曉得該買什麼裝備,所以我爸很好心地塞給我兩件 Odlo 長袖底層衣,同款式一藍一黑,後來幾乎每一趟行程我都交替著穿,一直穿到發福後才把它們收到衣櫃。

同期底層衣不是穿壞了就是賣掉,留下的不多,但那兩件 Odlo 我一直好好地收著,因為品質真的很好,怎麼穿都不會壞也不會變形,最重要的是它們陪我去了很多地方,留下許多珍貴回憶,如果沒有一開始的Odlo,我恐怕沒辦法好好享受登山的樂趣。

那兩件Odlo就是舊款的保暖型圓領上衣,顏色款式相對單調,穿出門的時候大多被中層或外層掩蓋住,而且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到更多形形色色的底層衣,感覺Odlo有些被冷落了。但回顧這些年的戶外生活,打開過去的照片和遊記,我發現原來Odlo一直都沒有缺席。

基於上述原因,這篇文章我其實是抱著感謝的心情在寫,想要藉機把這位「幕後英雄」拉到舞台上,讓它接受應有的喝采 :)

2021年11月11日 星期四

「好想回家沖一杯咖啡。」—— Twinbird 日本職人級全自動手沖咖啡機


年初從連走三日的淡蘭中路返程,呆呆突然感嘆:「可以回家真好!」我問她:「那山上呢?這幾天明明很好玩吶。」

「山上也很好,但最棒的還是家裡。家裡有貓,還有自己的床和浴室。」對呀,呆呆說得沒錯,不管一趟旅程有多美好,最讓人感到放鬆的地方還是家裡,可以窩在沙發上做喜歡的事情,而且說來奇怪,想家的時候每每閉上眼睛,就會浮現咖啡杯上繚繞的熱煙(但呆呆說她閉上眼睛只看見貓啦)

2021年11月9日 星期二

KEEN RIDGE FLEX 健行登山鞋,專利彈性波紋減壓系統讓你走得更長更久


戶外裝備的評測文章寫久了,很容易能在一拿到商品的時候,立刻判斷這個東西「好寫」或「不好寫」。不好寫代表元素很基本、很簡單,例如底層衣或襪子,版型設計或材質幾乎不會有太突破性的改變;好寫代表產品有很多細節,或是有讓人耳目一新的設計,通常背包或鞋子這種硬裝備比較有容易切入的角度。

2021年由 KEEN 推出的 Ridge Flex 登山健行鞋就屬於這個範疇,外表乍看跟過往鞋款沒什麼兩樣,但是在鞋子的腳背和後跟各有一塊「KEEN.BELLOWS FLEX」專利彈性波紋橡膠,在鞋子最容易彎折的部位提供減壓功能,輸出能量減少60%,可以讓步行更省力。

這種設計前所未見,所以年初拿到鞋的時候就非常期待能穿出去走走,只是沒想到不久之後台灣進入疫情三級警戒,在家乖乖待了三個月才總算可以穿到山上實測。「復出」的第一個行程是谷關的白毛山,不難,但身體很誠實,我們走得又累又喘又痠,好像累積幾年的功力瞬間歸零。

但我發現 KEEN.BELLOWS FLEX 的減壓功能剛好很適合在這個「復健」階段,所以後來只要出門幾乎都穿 Ridge Flex,經過一次又一次地上山,體能總算逐漸恢復,雙腳也能感受到鞋子帶來的回饋 :)

2021年11月8日 星期一

【閱讀筆記】《跟一棵樹聊天,聽他的人生哲學》:人有可能和樹成為朋友嗎?


我原本對寵物溝通半信半疑,但自從家裡兩位寶貝貓咪相繼離世後,我漸漸將那種與動物隔空交談的技巧視為一種寄託,無論真假,只要相信就是相信了,藉由寵物溝通師和貓咪的對話,我能從中得到安慰,這就是一件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

但是跟植物溝通?這又超出我的理解力了。有可能嗎?我半信半疑打開《跟一棵樹聊天,聽他的人生哲學》這本書,翻了兩篇,很意外地,我竟然讀得津津有味。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閱讀筆記】谷口治郎的漫步三部曲:《走路的人》、《悠悠哉哉》、《孤獨的美食家》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漫無目的地出門散步,從踏出第一步的瞬間起,時間的流動就開始放緩。心境自然而然變得悠閒輕鬆,可能會發現某個遺忘已久的懷念事物,也可能看著漂浮的雲朵感到滿心舒暢。看到路邊的雜草或石子,也可能浮現其他的感觸。讓人好奇是否區區散個步,就能嘗到一趟小旅行的滋味。」—— 谷口治郎

這段話是被譽為「行走的詩人,漫步的畫家」的日本漫畫家谷口治郎,在1990年作品《走路的人》的後記文字節錄。簡簡單單一段話,卻精準地描繪了漫遊的心境與獲得。

2021年9月23日 星期四

「hibāng 友漁循環眼鏡」打動我的10個理由


我從國一開始近視,算一算戴眼鏡的「資歷」也有26年了,喜歡買,也喜歡嚐鮮,粗估至少戴過約20副眼鏡,幾乎各種材質都試過,但還是最愛膠框,因為重量較輕、價格也好入手,對我這種眼鏡重度使用者來說是比較划算的投資。

但其實我並不是一直都戴眼鏡。大概從大學到出社會一段時間內,曾因為愛漂亮改用隱形眼鏡,可是眼睛常覺得乾澀、疲倦,異物感也越來越重,於是戴隱形眼鏡的頻率慢慢減少。後來開始爬山,在野外要更換隱形眼鏡變得很麻煩,久而久之便不再使用隱形眼鏡,於是變得更依賴眼鏡、更注重穿戴的舒適性要大過好看的外型。

後來我問了幾個近視的朋友,發現大家也有差不多的想法與歷程,這挺有趣的,我猜想可能是年紀到了,帥氣美麗不再是第一順位,外型簡單打理即可,把生活過得舒適宜人應該還是重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