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3日 星期日

2014年2月 ─ 歷時16小時 慘烈的合歡山西峰


合歡山西峰
海拔:3145公尺
位置:南投
屬性:百岳
日期:2014/02/23

合歡山上來十幾次了,唯獨缺一座西峰讓我耿耿於懷,曾經想過一個人去輕裝單攻,但考慮到安全因素就沒有繼續執行這個計畫,去年曾經有一次機會但因為工作又讓計畫胎死腹中。呆呆則是在上次南湖大山的行程因為高山症和腳傷沒有攻頂,為了克服自信危機,想要在下週挑戰能高越嶺西進東出之前建立一點信心。


清晨四點起床,五點從松雪樓出發。車體結上一層厚厚的霜雪,開了暖氣跟雨刷都沒有辦法讓車窗上的霜融掉,只好用一點殘存的視線龜速前進。把車停在遊客中心停車場,黑漆漆一片只有零星兩三部車,判斷應該是睡在車上的山友,或是此刻正在北峰或小溪紮營吧。天空滿佈星光,氣候非常穩定。

整裝出發,五點半走到北峰登山口,也是第三次走這條路,一路到北峰都是熟悉且可以掌握的路線便覺得安心不少,從登山口到北峰剛好是2K,從北峰再到西峰則是4.7K,一天來回的距離是13.4K,還算合理的距離。

對從北峰之後的西峰路線也充滿信心,但“久仰”西峰最著名的七上八下之大名,想到要反覆上落差下落差,即使充滿信心也是戰戰兢兢,不敢鬆懈。如果中午12點還未能到達西峰,就得立即考慮折返以免摸黑夜行,甚至迷途失溫。


今天的日出時間是0630,走到六點還沒到折射板,於是就在斜坡上等待日出,時間不趕的狀況下我們很優閒地享受日出的時光。

↑ 時間很準確,過六點半不久刺眼的陽光就從遠方的雲海出現

↑ 陽光切入的角度很小,金黃色的日照打在清晨的薄霧上總是百看不膩


↑ 被陽光折射出點點光芒的白雪,為了這張照片特地換了一顆鏡頭,結果這顆鏡頭也只拍了這麼一張,下次我不會再幹這種蠢事




好像有點走太慢了,原本是預計要在北峰頂看日出吃早餐配咖啡的...


↑ 唯一一張合照,相機放在某根木樁

↑ 冰天雪地,折射板下方竟然還這麼熱鬧,判斷是上來曝星軌拍夜景的人吧

↑ 連這種傾斜的雪地上都有人搭帳,有點納悶他們的選擇



原本整座山頭都覆蓋上白雪,在經過幾天晴朗的天氣後就漸漸融成現在的樣貌

↑ 遠處的中央尖山






大概七點半才走到北峰,進度慢了很多,簡單用完早餐喝幾口咖啡,八點繼續出發前往西峰。如果走得順利,剩下的4.7公里用5個小時慢慢龜,這樣回到登山口也才剛好天黑吧....心裡這樣盤算著。

↑ 第三次了,也沒什麼興趣多拍照片 XD

↑ 同手同腳前進第一個陡下


↑ 走到一半,回望折射板跟雲海,右邊小丘上幾個人影,這樣的景色夫復何求

↑ 再往前一看,沿著細小的路徑,西峰就在幾座山頭之外看不見的地方,但仍樂觀前進


↑ 看見奇萊

↑ 右下就是合歡溪,曾經跟小環傻傻地從石門一路”溜“下溪谷。照片可以看到中間那座山,從左至右的坡度,那時後本來還妄想走上西峰沿北峰回去,現在則是慶幸當時並沒有那樣做...

↑ 從遠處另一個角度看他,覺得有點興奮,竟然去過那邊而且還看得這麼清楚

↑ 走過類似3169峰的地方,說實在的,這麼多山頭我根本記不住是第幾次上下,也不知道誰是3169峰...


不管上切下切都會經過積雪很厚的森林。照片這張算是涵蓄的,大部份的森林路徑都很討厭,陡坡上的拉繩都被雪埋住,不管上行下滑,即使有冰爪也還是非常吃力費勁,必須花更多時間跟力氣穩住腳步。發現只用後腳根著力的六爪冰爪很難使出全力,終於瞭解某些山雪季規定要帶12爪冰爪的用意,前後一起使力,止滑功能加倍,力氣卻只用一半。

經過的箭竹林也非常不可愛,從來沒有走過雪季的箭竹林的人可聽我形容一下。原本輕易就可以撥開通過的箭竹,由於枝葉上頭積雪過重,整根箭竹就像一個倒U字形,樹頭被雪埋在土裡,變成一個又一個非常容易絆倒的陷阱。在裡面穿梭必須俯身低行或是乾脆爬行才能勉強通過,非常惱人,在森林耗費不少時間與精力。



更糟糕的是,這時候身體突然出現一些變化,覺得腦袋有點不太清楚,眼冒金星,呼吸困難...

開始搞不懂是路太難走,還是身體太不舒服了



↑ 行至4.2K,距離西峰還有2.5K,有點累了...


看到幾個水池,知道營地近了,走過來還真的發現有一頂空帳篷。

這時候已經十點多了,身體開始不聽使喚,據呆呆說那時後他跟我講話我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而且臉色很差。沒走兩步我就氣喘吁吁,全身沒有力氣,即使一再休息也沒有辦法回血...。

天氣看氣來很晴朗但其實溫度很低,也許太早脫下外套不是明智的決定,自後腦延伸至整根脊椎都感到無比的刺痛,似乎是受到太多寒風的吹襲。

自從第一次登山(玉山)嚐到高山症的痛苦之後就一直與山相安無事,為什麼會在這樣的西峰這樣的晴朗的天氣又再次感受到呢?無情又沈默,其實也只能接受,就像山上的天氣一樣無法掌控。

↑ 這時候已經快掛了...


回頭看看呆呆,也很疲倦,但是卻一直鼓勵我,或是教導使用瑜珈吐納來恢復正常的呼吸。但我只要一動身就馬上進入殭屍的狀態...

如果殭屍還有痛覺的話...



我難過...XD



癱坐在路邊,呆呆跟我說:不要爬了吧,我們下山吧。

很感謝他的體貼,其實有一點動搖,但想到只剩下兩公里,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如果這次挑戰失敗,下次還有勇氣再走一次嗎...我想我肯定是不願意吧。用虛弱的口氣回答她:我們繼續前進。強忍嘔吐感和腸胃突然的不適。

但我知道依照兩個人的身體狀況,這兩公里路勢必會走得無比艱辛,而且最擔心的摸黑下山也一定會發生,心裡一直盤算著究竟幾點才能走回登山口,一直奢想如果西峰頂有直升機等著我們下山該有多好...


經過5.1K的木樁,還剩下1.6公里,我無力繼續背負35L的背包,便將身上的重物全部卸下,帶了一瓶水跟行動糧輕裝上路,午餐就決定攻頂後回來再吃吧。

一百公尺走幾分鐘?一公里走幾小時。到達西峰可能是幾點?回到登山口會是幾點?即使身體沒有力氣,腦子無法有效運轉,還是不斷在心裡計算這個問題的答案。最最不願意發生的狀況就是摸黑下山,如果只有自己就算了,想到要呆呆一起在身邊這樣辛苦就覺得很愧疚...

途中又經過幾個山頭,幾座森林,已無力拍照紀錄,只能拖著緩慢的腳步前進。

還有多久呢?我看到山頭了。怎麼不是西峰呢?左轉是下華岡啊...怎麼右轉還要繼續下坡呢?有下就有上,我已經受夠了不要再叫我走路了,拜託...

怎麼還沒到呢?

快到了!

怎麼還有上坡呢?

快到了吧?

口好渴,水帶不夠,為了節省用量,我還是吃雪吧...

怎麼還沒到呢?

快到了!

怎麼還有上坡呢?

快到了吧?




大概12:30,從登山口經過7個小時(從北峰開始約5小時),我們終於到了。沒有興奮的感覺或是縱身一躍按下快門,開口說話或是吃東西的力氣也都沒有。有點負氣地丟下登山杖,勉強硬擠出笑容拍了幾張照片就跌坐在地上。不坐還好,一坐下去就直接躺平...

↑ 氣力放盡啊...


大概躺了十幾分鐘,起身清了滿是污泥雪水的冰爪,13:00,我們即刻起身回程。如果剩下的6.7K可以用5個小時走完,那至少還是在太陽剛下山的時候回到登山口。當然,這只是心裡的盤算而已...

很神奇地,在山頂躺了十分鐘讓身體恢復了很多體力,雖然仍是舉步維艱,但腦袋已經清楚許多。可是身後的呆呆卻漸漸慢下腳步,換我鼓勵他了,牽著手往前走了一大段,我也急了,腳步一直加快,但只要回頭沒有見到他的身影就會緊張地大喊,等到會合稍微喘息後再繼續前行。

我先快步走回5.1的木樁,這時候大概是三點出頭。用湯匙跟鍋子去取路邊的殘雪,小心撥開外層沾有泥沙的部位,感謝還沒有完全融雪,否則真不知道該怎麼煮水。

呆呆也到了,請她趕快補充水分,我則是燒水煮麵準備遲來的午餐。這時候已經確定得摸黑下山了,既然已經知道答案,我們也就索性決定休息到四點再出發。麵煮到一半,心情突然鬆懈下來,心裡一陣不知怎麼地情緒,轉頭對著呆說:「不好意思,讓你這麼辛苦,我執意要上山...」

真的很難為情,我居然話沒講完就留下眼淚,覺得實在太委屈她了...。呆也情緒上來哭著說:「我其實沒有想到自己有多累,只是在想如果你走不動了,我要怎麼把你背下山...」

這碗泡麵怎麼這麼鹹啊...QQ


**********************

其實沒有什麼胃口,腸胃很不舒服,我大概已經把一年份的屁放完了,但為了有體力走路還是硬塞進去嘴裡(當然是塞麵,不是屁)

收拾完東西之前再煮了一鍋水要在路上備用,結果要倒進熱水瓶之前被自己踢倒....十分懊惱,但沒有時間再煮一鍋了,只好趕快上路。

時間是五點多,太陽差不多下山了,已經走完倒數第二片森林,要開始走上回程的第一個大陡坡。一路上我們沈默地走著,遇到不好通過的路段就停下來互相幫忙。沒有多說什麼,就是默默地走,偶爾幫對方打氣加油。整個山頭只有風聲,和我們踏在雪上沙沙的聲音。

突然一個回頭我看不見呆呆,大聲喊了好幾次,這種感覺非常糟糕,正要放下包包往回找人的時候,呆呆出現了。原來她走到太累癱坐在路邊,無意識地哭了起來...



上坡快要走完的時候,轉身看見太陽就要沒入遠方的山頭,半哄半騙,叫呆呆不要休息趕快上來看夕陽!


↑ 右下角的呆呆非常興奮,開心地讚歎怎麼會這麼漂亮「還好我們爬到快天黑,才有辦法看到這種景色...」累歸累,我們還是很正面,帶著微笑欣賞這短暫的夕照。




↑ iPhone 5s盡力了!


接下來我們要走上最後一道陡坡,戴上頭燈,開始面對黑暗。


太陽一下山,溫度開始下降,濃霧就開始升起。一直以為是自己的眼鏡也起霧了,要伸手擦鏡片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戴上眼鏡。即時有頭燈,能見度也非常低,常常被自己呼出來的空氣給遮蔽視線,眼前盡是一片濃濃的濃濃的霧。

脊椎上的刺痛感又出現了,兩個人仍是一語不發往前行進,彷彿怕話一說出口就浪費了多餘力氣似的,靜靜地爬升。終於走上一片平坦的雪地,我知道北峰到了!但也慌張起來,夜裡起濃霧,地上是厚厚的白雪,還有吹上北峰陣陣的冷風,什麼都看不到。摸索前進,踏錯了幾個地方而跌倒,還好是雪,拍一拍又繼續找路,終於隱約中看到北峰的牌子出現在左手邊。解脫了!接下來就簡單了!

呆呆用疑惑的口氣問我,是不是接下來都很好走了呢?我請他放心,接下都是下坡很好走,我們就快下山了,這時候應該是晚上七點多。

肚子很不舒服,即使是輕鬆的緩下,也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而感到巨大的疲倦襲捲而來。這時候突然聽見呆呆大喊:關掉頭燈!!

狐疑了一下,我將頭燈電源關掉,呆呆說:你看!

我抬頭一望,月亮還沒升起,濃霧散去,眼前是此生見過最美最壯觀的星空!無法用言語形容,我們感到慶幸,一天之內,日出、夕陽與星空的壯麗風景都盡收眼底。那一刻我很感激,有這樣知足的伴侶一起上山,沒有任何抱怨與負面的情緒,還能在這樣的情況下一起欣賞風景。


**********************

每次從北峰下山的最後一公里都會很納悶,怎麼這麼久?為什麼走了這麼久還沒到呢?一樣的問題又在心裡一遍又一遍。濃霧又升起,繼續默默地走著。已經可以看到路上的車燈了,也可以聽到輪胎駛過路面的聲音,怎麼還沒到呢?

終於在快要九點的時候,抵達登山口,我們互相擁抱,拍拍肩膀,從五點半開始,已經走了將近16小時。很多人只用10小時,甚至7小時就可以達成的合歡西峰,我們兩個人竟然用了快要兩倍的時間...

這是一個教訓,也是一個非常棒的體驗,即使像是一場驚魂記,也是我們兩人最棒的回憶。


4 則留言:

  1. 有伴侶如此,夫復何求
    祝福你

    回覆刪除
  2. 好感人的故事!心情也隨著劇情起伏不定·

    回覆刪除
  3. 登山需量力而為 開心你們最終平安完成了旅程 您有很好的旅伴 但下次一定要謹慎評估

    回覆刪除

歡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