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2012年9月 ─ 武陵四秀 Day1 桃山/喀拉業山

桃山 / 喀拉業山
海拔:3325公尺 / 3133公尺
位置:雪霸國家公園(武陵農場)
屬性:百岳

日期:2012/9/1


原訂今年五月要上去的四秀因為颱風的攪局而取消,延到9月1號要上去,卻在上山前兩週接連遇上雙颱,尤其是怪異的天秤颱風,差點讓這次期待已久的行程給取消了。還好颱風後來順利出海解除了警報,讓我們可以順利出發。

先大概說明一下「四秀」,以下是維基百科的資料:


又稱武陵四秀,因近武陵農場,且四座連峰而得此名,四座山峰各有其特質:
  • 品田山:3524公尺,以險峻危崖出名;
  • 池有山:3303公尺,其側的草原多池而得名;
  • 桃山:3325公尺,其峰頂頗似桃尖之美而得名;
  • 喀拉業山:3133公尺,山頭不顯,路線皆在箭竹叢林之中;山名是由泰雅語譯而來。
刑天正所擬定的四秀山嶽,本為喀拉業山詩崙山桃山池有山,而品田山因山勢奇峻,名列十峻之一。但後來的台灣山嶽活動,反而將品田山視為四秀之一,而不列名於百岳之中的詩崙山,則被排除在四秀之外[2]


一般山友在選擇攀登行程會將桃山+喀拉業山,池有山+品田山排在一起,因為兩兩的山頭較近。用下面的圖示會清楚很多:
我們這次行程設定如下:
第一天:武陵農場 → 武陵吊橋 → 桃山登山口 → 桃山 → 喀拉業山 → 三叉營地 → 新達山屋
第二天:新達山屋 → 品田山 → 三叉營地 → 池有山 → 池有山登山口 → 武陵農場

走完這樣的行程我才瞭解為何要這樣設定,因為從桃山登山口上山雖然要4.5公里,但坡度較緩,重裝爬升比較不會那麼累;相反的,若是從池有登山口上去,短短3.5公里就要陡升一千多公尺,下坡就很痛苦了何況是上山。
而且可以看一下從武陵吊橋開始會有一段水泥步道,到桃山登山口只要1公里,到池有山登山口卻得走上3.5公里緩上坡 (看看那曲折的橘色線...),雖然坡度非常親人,但上緩坡不如下緩坡來得輕鬆。
不過按照我們這樣的走法也有它辛苦的地方,從桃山登山口大概花五個小時到了桃山之後,還得花四個小時來回喀拉業山,並重新由桃山切到新達山屋。從桃山經過三叉營地並到新達山屋這一段還得花上三個半小時,突破複雜的高低落差和怪石奇樹,時間的掌握務必要注意!



出發的時間是星期五晚上八點從彰化開車到武陵農場,中間經過清境農場和武嶺,過了合歡山莊在滿月的狀態下還可以看見山谷裡的雲海,有別於白天,夜晚的山特別有一種山水的意境。經過無數的大彎小彎髮夾彎,恍惚之中車子就開到了武陵農場。一行八人決定先睡在遊客中心的停車場,有人選擇在外面鋪睡袋打地鋪,我則是蜷曲在車上淺眠。那天是中元普渡,在山上的月亮十分刺眼。

四點起床,簡單梳洗後車子續開到武陵山莊停車場,著裝後開始往登山口前進。


↑ 這是停車場入口的牌子

大概走1.2公里後右手邊有個指標往桃山登山口,並經過一個小橋和瀑布就開始之字型的上坡。
↓這一段上坡其實也是挺辛苦的,天色漸漸亮起來,大概接近2K的時候出現一個展望


↑ 開始可以曬到溫暖的太陽

↑ 老爸的一秒鐘變格格 XD


↑ 2K的寬廣休息點


↑ 短暫的休息之後繼續爬升




↑ 上來到3K處,視野更加開闊了


↑ 鏡頭拉遠一點可以看到中間偏左的南湖大山


↑ 剛剛出發的起點武陵農場,瞬間就在腳下的山谷裡了


↑ 時間是八點半,太陽已經完全從東方升起了


 粘叔叔也拍照留念一下


在這邊特地提一下,這次的四秀是跟「彰化秀水登山會」的叔伯們一起上山,腳力超強的他們身經百戰一點都不輸年輕人喔!


 轉身,翻過這個山頭就可以看見桃山了


 有趣!這可是山羊大便!有興趣來杯羊屎咖啡嗎?


 繞過羊屎,會看見一個觀景台,上頭是被我指使要舉起登山丈的老爸與粘叔


↑ 老爸與飛鳥(遠處左下有個白白的建築物,那就是雪山的369山莊)


↑ 我....與飛走的鳥...


 絕佳的視野!


 用手機拍的環景圖(點圖可以放大)


 雲瀑以及遠處的中央山脈


 正在努力上山的兩人,我則是決定放慢速度好好拍照,調整呼吸


 換個角度,左邊兩個人走在緩坡上正要進去森林裡,右邊則是厚厚一大片雲海


 走出森林,這邊是4K,可以看到剩下最後的稜線,遠處那顆圓圓的山頭就是桃山了!


  再翻一個..

 
 拍照兼休息


 看起來很多汁,路上隨處可見的蕈類植物


 最後一段上坡就到桃山了!


↑ 還是雲瀑


↑ 到啦!大概9:50,從停車場走到現在約花4.5小時(後面雲霧中有大霸尖山,左邊的小徑往桃山山屋,約10分鐘以內可到)


 天氣好,景色美,迎接我的第十座百岳!大滿足!

 
 你在帥什麼呀


 然後開始在雲海之上午睡,等待其他夥伴


 真的就是這麼好睡...


↑ 這輩子最棒的午休時間


↑ 終於看到緩緩前進的夥伴


↑ 再看一次雲海,好想知道它的盡頭在哪裡


 集合之後往喀拉業山的路就在桃山頂旁一個小路徑,這是從桃山山頂往下看的樣子,喀拉業就在左上角那個頂端,大概要腰繞過兩座山。所以大夥丟包在桃山山頂,輕裝往喀拉業山前進。

接下來,就是一段又臭又長,沒有景色,還在森林裡持續陡上陡下的討厭路況。


 一路上大概就是這樣的情形...


 中間經過一個毫無展望的詩崙山,原本它也是四秀之一,直到發現更高一百公尺的喀拉業山,才將它除名。(看臉多臭就知道這段路有多無趣)


 嗯...到了喀拉業了...這就是走了兩個小時看到的景色...如果不是為了蒐集百岳十分不推薦來這個山頭...


 又花了兩個鐘頭才又走回桃山,從這個角度看真的很像桃子尖尖的地方



回到桃山山頂遇見另一組登山隊,閒聊後我們開始煮午餐,這時候大概兩點半,天空開始出現烏雲,原本的視野都被雲霧給遮蓋住,很為這些遲來的山友感到可惜。但我們要擔心的可不是看不見的美景,而是突然開始落下的雨滴...

等到我們整裝完畢開始要往新達山屋的時候已經是四點半了,面對還需要3.5小時的路程才會到的新達山屋,大夥有點緊張。經過桃山山屋(桃山山頂到桃山山屋只需要不到10分鐘的路程)的時候,大夥還一度想要進去避雨,甚至是要求臨時同住。不過山屋裡的志工沒有留下我們,反而要我們快點趕路,當我們問起路況以及需要的時間,「路上的起伏多多少少啦!」那個我不知道是誰的男子這樣笑答著。

四點半,走到新達山屋大概需要三個小時,我開始擔心,下著小雨之後就要面臨黑夜了嗎?兩個禮拜前,走進加羅湖的箭竹林與芒草堆的摸黑迷路還餘悸猶存,難道這次又要再面對了嗎?

原本以為是走在輕鬆的稜線,沒想到我們面對的是不斷陡上陡下,地形極為複雜陡峭的路況。而這樣的路況在視線越來越不清楚,以及不斷打在身上的雨滴所干擾之下,讓大夥連連抱怨並開始出現憂慮的聲音。

七點天開始黑了,只好戴上頭燈開始摸黑爬上爬下抓繩子或是抱樹幹,能見度極低的狀態下只能放慢速度,原本在白天清晰可見的路徑,也必須在行進中不斷停下腳步確認是否走在正確的路上。


又是在山上摸黑找路,只是地形更複雜,距離也拉得更遠。不過跟加羅湖那時候的恐懼無助相比,這次比較能夠坦然面對,有一種不管如何沒關係要走多遠我就奉陪的淡然。在黑夜裡淡下心來保持冷靜,把所有精力放在腳下的滑石及長苔的樹根,以及頭燈所及的兩公尺目光距離。調整呼吸,避免讓受傷的腳踝承受更多衝擊。溼透的毛帽、內衣、鞋襪,只是一個過程,反正我知道最後我還是會躺在山屋的睡袋裡沈沈地睡去。這是一種透過推進極限而更認識自己的經驗罷了,只是我不想再經歷任何一次。

這時候我們看見遠方有手電筒用閃燈向我們示意位置,大概是新達山屋的志工吧。但那樣的距離看起來我心都涼了一半,黑夜裡目測至少還需要兩個小時。又冷又餓還得走上那麼遠的距離才可以休息嗎?雖然雨停了,但經過的草叢或是頭頂落下來的水滴還是不斷讓身體及雙腳失去溫度。

在黑夜裡我們用盡所有精神找尋路徑,這時候我反而很感謝沒有公德心的山友,因為地上的糖果紙垃圾不曉得幫了我們幾次,因為有垃圾的地方就代表有人走過,所以是正確的方向。

終於,一個陡下我們進入了較為平緩的路況,原本覺得很遠的山屋也漸漸看得仔細。兩隻手電筒的燈光緩緩向我們走近,我們大聲問道:請問是新達山屋嗎?

「是的!」



...
...
...
...
...
...
...



太開心啦!!!

原本沈重的壓力瞬間解除,在志工的指示下我們繞過滿溢的新達池積水,走近到山屋。更令人感動的是早已經到達山屋的其他山友,很貼心地知道我們淋雨摸黑一定很冷,所以特地幫我們燒了很多開水泡成熱熱的咖啡。這是我喝過最香最暖的咖啡了!

其他落後的夥伴們陸續到達,並在盡量不打擾其他已經入睡山友的狀況下完成換裝和晚餐。

危機解除身體馬上感到異常的疲倦,沒有吃晚餐我就直街入寢了。九月的山上居然這麼地冷,即使穿上保暖中層躺進睡袋,新達山屋的木地板還是傳來陣陣的冷意,硬邦邦的材質沒有睡墊讓人輾轉難眠,幾乎一夜沒睡。但,能夠進到遮風避雨的山屋已經非常幸福了。

只是在心裡思索著,今天的腳踝在上桃山的時候已經受傷了(高中時因為打排球有過腳踝的撕裂傷,後遺症一直都困擾著我,這次在山上爆發實在是始料未及),加上沒有睡眠,衣服也都是半溼的狀態,實在是很擔心明天的行程啊...

....然後我就在打呼聲中沈沈地“沒有”睡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