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輕量化登山的極致是否就是野跑呢?或者來談談「Fastpacking」

輕量化登山的極致是否就是野跑呢?

因為走了一趟PCT的關係而稍微接觸了「輕量化健行」(Ultralight Backing)的領域,感受到那迷人之處後,回到台灣一直思考還可以用什麼方式去接觸熟悉的山林?

把《步知道》寫完後又胖了不少,幾乎是回到PCT出發前的臃腫模樣。所以出版工作結束後,一方面試著把體重減回兩年前的水準,另一方面把腳傷養好後漸漸重返跑步的領域,希望能從這過去熱愛並投入的運動,結合輕量健行的概念,產出一個自己覺得樂在其中的登山方式。




前陣子開始自主訓練野跑,但是發現體重過重、肌力不足(疏於訓練的結果),所以現在改以熟悉的路跑為主,希望回復到以前五分速的水準後再慢慢進入山徑。


※ 幾年前跑步的照片,體能應該是歷年最佳。


只是跑了又跑,漸漸發現,也許我想追求的並不是像環白朗峰UTMB那種極限野跑(1~2天跑完166公里)。歸納之後,我也許更偏好「FastPacking」(快速登山)的模式,介於輕量健行和野跑之間,一樣攜帶輕量化裝備,但是以連走帶跑的方式完成一至三日的路線。

那要怎麼定義「FastPacking」呢?

其實網路上可以查到不少資料,只是眾說紛紜、各自詮釋。而以我自己個人粗淺的見解來看的話,如果說「Ultralight Hiking」是「輕一點的登山」,把登山裝備輕量、簡化後從事長天數的健行;那「FastPacking」可以說是「重一點的野跑」,在原本就極其精簡的野跑裝備裡,增加超輕量的野營系統配件,同時享受野跑和縱走的樂趣。

以「負重」層級來分析的話,可以略分為下:

1. 最重:Hiking / Trekking
2. 次重:Ultralight Hiking
3. 輕量:FastPacking
4. 極輕:Trai Running


有個PCT名人叫Anish(本名Heather Anderson),以驚人的60天記錄「走」完四千多公里的太平洋屋脊步道,這就是一個FastPacking的好例子。


後來在步道上還真的遇見她本人,當時她特地從西雅圖市區扛了兩箱百威啤酒到荒山野嶺給PCT Hiker喝。特色一如既往,身穿一件連身洋裝就上山了。


又或者如英國戶外名人Sean Conway(生於辛巴威,現居英格蘭),在2016年以三鐵的方式,用游泳、單車和跑步一次完成4,200英里(6,720公里)的大不列顛路線。他在跑步項目也是用FastPacking的方式獨立完成820英里(1,300公里)的路線。

3200英里自行車,820英里跑步,120英里游泳,名副其實是世界最極限的三鐵挑戰!




以為這樣很瘋狂嗎?其實他做過更瘋狂的事情。


2008 Cycling Britain,縱貫英格蘭本島1300英里的單車路線。30天完成。
2013 Swimming Britian,沿著愛爾蘭海游到世界盡頭 Land's End。4.5個月完成。
2015 Running Britian,平均每天40英里,跑完1011英里。44天完成。
2015同年,再度以帆船為工具完成Sailing Britian,700英里共計83小時53分鐘。

徹底的瘋子啊!所以當他2016年用三種載具一次完成英格蘭大縱走三鐵挑戰,真的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照片是他2015年用跑步完成壯舉,在英格蘭最南點「Land' s End」的合影。那招牌大鬍子根本就是真實版的阿甘,而且後面一個背包,前面一個腰包的模樣也十分逗趣。

Sean Conway 極限三鐵挑戰的照片:WORLDS LONGEST TRIATHLON
Sean Conway 分享他1.3kg的露營套件:RUNSEANRUN.COM 1.3KG CAMPING KIT LIST

那年看Discovery的紀錄片看得很過癮,看著他受盡風曬雨淋吃足苦頭的模樣,竟莫名地被感動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有一天也會踏上冒險的旅程。冒險家嘗試更鮮、更猛、更激烈的挑戰,究竟是為了什麼?不知情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一種癮頭,以為追求極限、高峰、距離是為了滿足自我的虛榮或眾人的期待。這沒有答案,每個人都有不同解讀,但其實那堅毅眼神中閃過的一道銳利光芒早就訴盡了一切。

Sean Conway的野獸外型。(照片來源



*****

其實「FastPacking」這個概念出現得比「Ultralight Backing」還早,發起人就是野跑背心Ultimate Direction的創立者Jim Knight。

1988年在《UltraRunning Magazine》裡的一篇文章,Jim Knight寫道:「我們是荒野的跑者,是強而有力的健行。有點類似背包旅行,但是速度更快,更具流動性、更酷、更精實。進去,出來,乾淨俐落。我稱它為FastPacking。」充滿自信、灑脫與狂野的宣言,或許可以作為Fastpacking的核心敘述。

可以發現很多Fastpacker都是穿著UD的背心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壯舉,近期最有名的例子,應該就是在2015年八月,以46天8小時又8分鐘,完成全長3,500英里(5,600公里)的阿帕拉契小徑(Appalachian Trail, AT)的Scott Jurek。Ultimate Direction甚至為他開發了一款FastPacking背包「JUREK FKT VEST」。

極限野跑運動員:Scott Jurek。照片來源


但其實這也招來一些爭議,因為Scott是安排一組後勤小隊在部分路口提供補給品,讓Scott能以最輕裝的方式跑完全程。

相較之下同年九月,創造60天走完PCT記錄的Anish,再度以54天完成
阿帕拉契小徑,而且是用她堅持的「Unsupported」方式。所謂Unsupported」是指不受協助並獨立完成,舉凡補給、搭便車等受惠的幫助都得拒絕。所以有人認為這並不是FastPacking的真正精神,因為FastPacking講求的是獨立、冒險、以一己之力完成挑戰。

但「獨立」就會牽扯到敏感的「獨攀」,所以保守人士對這樣的登山方式覺得頗有微詞,可是稍稍有過長途經驗的健行者應該都能了解,每個人的步調相差極大,風格也不一樣,到最後其實還是一個人出發最省事。所以並不是FastPacker喜歡獨來獨往,而是這種運動方式只能獨來獨往。

Scott和Anish孰強孰弱見仁見智,每個人追求的東西都不一樣,在此不便批評。反正,隔一年的2016,Scott的46天世界記錄再度被打破了。



Karl Meltzer以45天,22小時又38分鐘,和Scott一樣以依賴他人Support的方式,用非常些微的差距打破記錄。(照片來源

不曉得Karl身上穿的背心是不是Scott代言的Jurek FKT Vest?如果是的話實在相當有趣。

*****

FastPacking仰賴更縝密嚴謹的行前計劃,使用的裝備、補給的計劃和體能的準備,各種要求都比一般健行來得更高。當然,要面對的風險也更高。台灣山高水深,不像國外有相對平坦寬闊的野跑/健行路徑,氣候狀況有時也相當惡劣,而且常常來個人造階梯或是樹根盤踞的大落差,想要真的「跑」起來其實也不簡單。

不過我認為FastPacking,講究的是追求個人自我挑戰的精神,所以說啊,有時候不需要打破什麼記錄,只要能贏過昨天的自己就夠了

最後想說的是,戶外名詞這麼多,Hiking、Trekking、Mountaineering、Climbing、Trail Running、Ultralight Hiking⋯⋯看得頭昏眼花,是吧?但其實這些都不能定義你正在做的事情,或者你熱愛的運動,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且能夠樂在其中,那就夠了,千萬不要被這些名詞套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